繁體 中文 | 移動版 | 信息管理

全國24小時服務熱線:400-0472-168

行業新聞

行業新聞

解讀三中全會決定:電改重啟 箭已上弦

作者:銀河電力 來源: 時間:2013-11-20 13:18:08 次數:

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自然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進一步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

      《決定》指出:

     國有資本繼續控股經營的自然壟斷行業,實行以政企分開、政資分開、特許經營、政府監管為主要內容的改革,根據不同行業特點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進一步破除各種形式的行政壟斷。

     必須以強烈的歷史使命感,最大限度集中全黨全社會智慧,最大限度調動一切積極因素,敢于啃硬骨頭,敢于涉險灘,以更大決心沖破思想觀念的束縛、突破利益固化的藩籬,推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自我完善和發展。

解讀:

     看完三中全會《公告》后,本來我有一些失望,因為沒有看到任何關于電改(電力體制改革)方面的信息。難道就這樣算了嗎?不應該啊。2012年上半年,時任國務院主管工業的副總理李克強曾就電力改革作出指示,強調要保證能源長期穩定供應,電力市場化改革是必然選擇,要求相關部門研究電改頂層設計和重點推進方案。李總一直是中央力主電改的鷹派。今年3月17日李克強總理在就任后首個記者會上坦言,改革步入深水區是因為它要觸動固有的利益格局。 “現在觸動利益往往比觸及靈魂還難。但是,再深的水我們也得趟,因為別無選擇”,暗示了堅持電改的決心。等到《決定》出來,終于被我發現了關于電改的信息和痕跡。

     “實行網運分開、放開競爭性業務,推進公共資源配置市場化”,這正是下一步電改的核心任務:輸配分離,只保留電網具有自然壟斷屬性的輸電職能,剝離電網的配電、售電職能,引入發電側、售電側的可競爭性業務的市場化,使壟斷業務與競爭性業務分離。電網的輸配分離就是所謂的網運分開之一。網運分開后,電網不再參與電力交易,只收取過網費,就相當于高速公路的過路費。電改進入攻堅核心階段。

     電改重啟,高層醞釀已久。電力是國家經濟動脈,國之重器,事關重大 ,汲取過去電改半途而止的教訓,務求此役一擊必勝?!斑@需要勇氣、智慧、韌性”。電力體制改革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進展最緩慢、改革阻力最大、牽涉各方利益最復雜的改革。如果從2002年開始計算,電改已經進行了整整十年,電力產業市場化改革的復雜性超出了最初設計者的想象,漫漫長路,不堪回首:

     1) 1997 年開始對針對電力工業管理體制進行改革,成立了國家電力公司,原電力部行使的政府管理權移交給國家經貿委,電力體制政企分開。這算是預備。

     2) 2002 年開始在電力市場引入競爭機制,打破電網的垂直一體化壟斷模式,在發電端開放競爭。實行“廠網分開”,將國家電力公司管理的電力資產按照發電和電網兩類業務進行劃分。

     3) 2003年國家電力監管委員會正式成立。國家電監會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

     4) 2011年進行電力“主輔分離”。兩家電網公司的勘測設計企業,火電、水電施工企業和電力修造企業剝離,同時并入新成立的中國電力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和中國能源建設集團有限公司。

     改革的歷程表明,電力產業市場化改革是一個十分復雜的過程,改革既可能獲得巨大收益,又潛伏著各種風險。十年過去,電力改革當初提出的改革方針“廠網分開、主輔分離、輸配分開、競價上網”只完成了前一半。即使對這一半的改革,業界也都一致認為不徹底。

     1) 廠網雖分開,但原本分離的本意是在發電側展開競爭,可是由于上網電價和發電額度仍然控制在發改委,初衷并沒有實現。反而成了夾生飯。

     2) 主輔分離不徹底。原目標是剝離電網的電站設計建設、電力裝備制造、三產等輔業,只保留輸配電主業??墒菄W利用2008年冰災,提出的輔業重新界定,并于2009年逆向收購許繼平高兩大領先電氣制造集團。

     改革的最大阻力來自于電網和其相關利益集團,步步為艱。一句話:不徹底、不堅決、沒觸動核心。面對一個垂直壟斷了中國輸電、配電和供電整個環節,獨享覆蓋中國國境具有完全自然壟斷屬性的高壓輸電、中低壓配電網絡資源,作為單一購電方向發電廠買電,作為單一賣電方向終端用戶售電的超級龐大的電網,歷屆政府都顯得信心不足。一個被規制企業利用規制者的自利動機進行尋租活動,使規制者成為被規制者的“俘虜”,并共同分享壟斷利潤,從而導致規制的失敗。在這樣的大環境下,電改注定無法成功。

     以光伏為代表的新能源在國內所遭遇的所有問題的原罪就是中國落后的電力體制不適應新能源的發展和應用。不進行電力體制改革,就從根本上解決不了電網對于新能源沖擊其售電壟斷利益的排斥,電網不可能真心接納新能源并網。國家光從行政上施壓不可能解決問題。電網雖然妥協而改變了政策,但是僵化的電力體制并沒有改變,從根本上決定了電網沒有接納新能源的主觀能動性。只有打破舊體系才能解放新能源。

     為適應國家新能源的戰略要求,為保證國家經濟高速發展,為實現中央的生態文明建設目標,無論如何電力體制必須與時俱進,堅持繼續進行大刀闊斧地改革,引入電力的市場化競爭,徹底打破發電、輸電、配電、售電各環節的壟斷。最終將我國電力市場建成一個開放、公平、自由競爭的電力市場:

     1) 不管是發電側還是售電側,存在許多買方和賣方,沒有任何一方具有市場勢力,地位平等

     2) 供需雙方都有價格響應能力

     3) 透明且運作有效的電力交易平臺

     4) 獨立于電網的第三方電力調度機構

     5) 任何電力源只要滿足并網技術標準就能夠被電力網絡平等接入

     6) 發電方、配電方、用電方三方之間都能雙向互動,實時傳遞信息

     這應該是我國電改的終極目標和電力市場的美好藍圖。

     雄關漫道真如鐵, 而今邁步從頭越。

河南22选5福彩专家预测